很多战士脸上汗水混合着血水顺着】 【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奥真奈美发胖爱茉莉美仙护发精油】 【桑艳立足本职

很多战士脸上汗水混合着血水顺着脸颊淌

时间:2019-03-02 09: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刚进驻阅兵村,为了纠正自己的“罗圈腿”,他在衣服口袋里揣了一条背包绳。站军姿时,用背包绳绕膝盖两圈,让战友帮忙,两头一抻,将膝盖捆得死死的,痛得直咬牙,一声不吭吭。2周后,两腿间严丝合缝,头发丝都插不进去。 出发前,方队领导把一副具有理疗作

刚进驻阅兵村,为了纠正自己的“罗圈腿”,他在衣服口袋里揣了一条背包绳。站军姿时,用背包绳绕膝盖两圈,让战友帮忙,两头一抻,将膝盖捆得死死的,痛得直咬牙,一声不吭吭。2周后,两腿间严丝合缝,头发丝都插不进去。

出发前,方队领导把一副具有理疗作用的护膝塞到他手上,“保障人员刚从一家康复医院买来的,赶紧带上。”带上护膝,平日里风风火火的李云龙竟然眼圈湿润。

“领导也是人,紧张个啥?”思想工作一箩筐,始终不见好转,李云龙干着急。一次,一位将军到训练场例行检查。将军已经走出去老远,李云龙大喊一声“报告”,大步跑上前去,“首长好,战士们看到首长有些紧张,能不能请首长再从大家面前走两遍?”将军乐了:“让我做一会陪练?没问题。”

盛夏的北京,天气很“任性”,说变就变。闷热的下午,大队正在组织4小时军姿训练,突然间乌云密布,雷声滚滚而来。不过下得不是雨,是冰雹。

一声令下,每人扛起40多公斤的物资,拔腿就跑。穿密林、趟深河,李云龙始终冲在最前头,愣是提前5分钟赶到了阻击点。手上、脸上、膝盖渗出斑斑血迹。“只是演习,没见过这么玩命的。”面对大家的不解,李云龙敞开嗓门吼起来:“战场上,快一秒就能活,慢一秒就会被敌人干掉。”

“戴着钢盔呢,冰雹砸头上没事。”可当冰雹真的降临时,抱着幻想的官兵傻了眼。大风之下,冰雹斜着砸下来。砸得脸上、脖子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站在队伍前面的李云龙依然纹丝不动。“我要动一下,兵心就散了。”几分钟的冰雹很快过去了,可直到50分钟后,站足了预定的4小时,大家才放松下来,麻木的身体时已经僵住,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快速地向四肢回流。

训练中,李云龙对自己格外狠。黄昏时分,军姿训练已经进行3个多小时了,空中蚊虫不断在大家脸庞上横冲直撞。一只甲壳虫突然被汗液黏在嘴角。奇痒无比,只要稍微一动,队形就要被破坏。李云龙嘴唇微张,张口把甲壳虫活活吞了下去,“那味道终生难忘!”

八一建军节到来,女朋友打来电话祝贺节日快乐。李云龙先后3次失言于她。膝盖正痛的李云龙忙求安慰,女朋友故作嗔状,“才不信你的哄骗招数。”李云龙大笑,女朋友说他狡猾狡猾的,一不小心就上了贼船。(张建齐 李连军)

李云龙发现,很多战士脸上汗水混合着血水顺着脸颊淌,冰雹划破的伤口仍渗着血迹。他挪动着同样麻木的双脚,给战友们一个个用衣袖擦拭脸庞。“好样的,即便天上下刀子,也要保持军人的姿态。”

李云龙是方队第一排面的教练员,要求大家做到的他始终坚持自己先做到最好。

阅兵训练更多的是对耐力、意志、敏捷度的考验。时常有领导来视察,级别一次比一次高。起初,战士们接受检阅时内心很紧张,一紧张就容易犯迷糊,动作变形走样。

血性是军人最美的底色,李云龙把每次任务都当作磨砺自己血性胆气的磨刀石。去年盛夏的实兵演练,李云龙带领全排执行阻击支援任务。8公里的距离,40分钟内必须赶到阻击点。

中新网8月26日电 据军报记者网报道,脸庞黝黑,高大壮实,声音洪亮。阅兵村里有个李云龙,轮式装甲突击车方队中尉排长。

他与《亮剑》中的主人翁同名。荧幕上的李云龙豪情万丈、逢敌亮剑。他视他为偶像。

李云龙膝盖受过伤,高强度的阅兵训练促使旧伤复发,膝盖积水红肿,可他从没吭过一声。8月初,阅兵方队组织了一次合练,从凌晨1时到次日下午13时,要坚持整整12小时。膝盖红肿的正厉害,能不能坚持下来?李云龙心里直打鼓,不是担心伤痛,而是怕影响队列动作精准。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