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不知下落】 【并联系上海方面负责接机工作;另】 【都不会忘记】 【才能避免科技进步所带来的潜在风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不知下落的张小凡

时间:2019-09-07 09:5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张小凡根据陆雪琪带回来的花瓣推测是有人种植毒花,中毒身亡的万毒门则有可能是被拿来试毒。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都说通了,雪琪觉得小凡的推测很有道理,他们决定改日找机会深入空桑山,相信能在毒花盛开的地方,找到万毒门的人。 即将回鬼王的狗爷去找小

张小凡根据陆雪琪带回来的花瓣推测是有人种植毒花,中毒身亡的万毒门则有可能是被拿来试毒。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就都说通了,雪琪觉得小凡的推测很有道理,他们决定改日找机会深入空桑山,相信能在毒花盛开的地方,找到万毒门的人。

即将回鬼王的狗爷去找小环告别,他告诉小环,自己从小被狗抚养,拿出狗牙送给小环,小环拒不接受,狗爷拉拉扯扯硬要把狗牙送给小环。这时,陆雪琪从旁边经过,急忙狗爷,狗爷要找陆雪琪报仇,几招就被陆雪琪打败。

头疼欲裂的狗爷回到山海苑,碧瑶得知情况,急忙运功对狗爷展开施救,这时,一位神秘人准备偷袭碧瑶,所幸陆雪琪追踪至此,击退那人救了碧瑶。

可是,那名已经毒发身亡。惊羽和雪琪在颜护卫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该的河边,他们本想顺着河流的源头寻找线索,但颜护卫表示空桑山的河流地域纵横交错,源头也众多,提出在中秋之后再让人进山查探,留下标记再告知惊羽二人。这时,雪琪发现河中竟有花瓣漂过。想起那日和惊羽在林中看到花圃,她便让惊羽和颜护卫先行回去,她自己御剑进山继续查探。

鬼王手下的四大圣使中的朱雀圣使幽姬曾与毒神有过一段渊源,幽姬与碧瑶感情笃深,曾跟她提起过。于是,碧瑶使用幻术冒充幽姬,到万毒门与毒神见面,以鬼王的名义提出结盟。毒神出言试探碧瑶,碧瑶冷静地应对,并未露出破绽。就在碧瑶准备刺杀毒神时,吸血老妖突然来报,称青云门的人杀了上来。

碧瑶和小凡集二人之力也不是吸血老妖的对手,眼看吸血老妖直奔碧瑶而去,千钧一发之际,小凡护住碧瑶,硬生生接下了吸血老妖一掌。最后,他们两个人一起掉下了悬崖。小凡本就中毒,这一摔更是摔得经脉尽断。碧瑶想为小凡疗伤,但小凡却不想她再耗费修为,所以了她。不管怎么样,小凡终于凭自己的本领了一个人,也实现了他对碧瑶的承诺。他嘱咐碧瑶要好好活下去,而他这句话让碧瑶想起了娘亲小痴,当年她的娘亲也是这么奄奄一息地她。

卫老城主一向宽容待人,这次他的态度与以往截然不同,让曾书书难免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卫老城主已经中了颜烈的兽灵血蛊,只要颜烈施法,卫老城主的就会受其控制。毒神虽然已经败逃,但他在逃窜前就已经顺利研制出了兽灵血蛊,并在事后交给了颜烈,让他自行其事,尽快拿下渝都城。

碧瑶和张小凡等待的时候,灯光突然暗了下来,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神秘人悄无声息地进入房间。他告诉碧瑶,毒神刚刚撤回毒蛇谷中,要想结盟去找毒神。碧瑶告诉他,鬼王不能满足毒神提出的条件,不过鬼王可以尽全力帮助他毒公子上位,并给他配出万蛊丹的解药,此人刚有点动心,突然听到后院传来一声巨响,急忙逼退二人,冲向后院。那声巨响原来是阿相看到天音阁至宝炉,不顾林惊羽的劝阻冲上去就拿,结果反被炉所伤。

中秋大戏很成功,张小凡等人顺利募到了银两。现在,万事俱备,只要建渠,就可解决渝都城的毒水源问题了。这个时候,曾书书和林惊羽却发现,书书房内的图纸不见了。几乎是同个时间,护卫队的人来报,府中银库失窃,募银已经不翼而飞了。

此时,小环在房内兴奋地捯饬着自己的戏服,没想到却突然被人迷昏掳走。书书和小凡四处寻找无果,碧瑶正好要来看大戏,他们便决定让碧瑶顶替小环上场。碧瑶嫌弃台词太多,但又拗不过书书和小凡的央求,只好答应了他们。

果不其然,碧瑶和野狗将小环送回城主府时,雪琪不由分说就对碧瑶拔剑相向,一旁的李洵直接打退野狗,将小环接了过去。直到小凡、书书和惊羽赶来,才了双方的打斗。

老城主乐善好施,相信藏富于民,经常开仓济民,所以,书书把城主府翻了个遍,也只找到了六百多两。建造内外河需要两万银两,这个数目对于现在的书书他们来说,可谓天文数字。在雪琪的下,众人决定在中秋节夜唱一出正魔相恋的大戏,向渝都城民募捐。

鬼先生询问得知,这些中蛊之人近段时间只不过喝了河道中的水,推测颜烈是在河道中下蛊,曾书书急忙央求鬼先生救自己的外公。

碧瑶取笑小凡自身难保还有空担心别人,小凡表示他和惊羽一直都是好兄弟,并和碧瑶说起他进了青云门之后苦心却始终毫无进展的苦恼。同时,小凡表示以后会好好碧瑶,她今天的救命之恩。两个人的谈话很愉快,但很快,毒神就利用血蜻蜓来追捕小凡。碧瑶和小凡逃出山洞躲开了血蜻蜓,却又遇上毒神吸血老妖的追杀。

与此同时,雪琪和惊羽已经从空桑山回来。雪琪还在后台抓住了欲放火烧戏台的野狗,原来,小环是被野狗抓去,但通晓弹指术的她说出了野狗的身世,让野狗对她的测算之术不疑,赶紧放了她要她算一下自己的未来。小环趁机逃回了戏台,野狗没能抓住她,才打算在后台纵火。

碧瑶把崖燕草的来源告青云志告诉了林惊羽,并说起了兽神之血。惊羽想起金瓶儿也曾说过兽神之血,但他并不知道这兽神之血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力量。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不知下落的张小凡。碧瑶嘴硬心软地跟着惊羽一起去空桑山寻找小凡,他们根据血蜻蜓的去向找到了万毒门的巢穴。惊羽负责施法引开了的,碧瑶则趁机进入万毒门解救小凡。

结合各方面的分析结果来看,惊羽觉得最有问题的反倒是看似忠心耿耿的颜烈。如他所料,颜烈正是万毒门门主门下人称毒公子的秦无炎。他更名改姓,潜伏在渝都城内多年,为的就是配合门主试炼兽血蛊。为了鬼王和青云等派的战争,他才借由老城主,来解决金瓶儿。

鬼先生和碧瑶离开渝都城之后,曾书书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即使除去蛊虫,外公也不可能恢复原来的模样。经历了那么多,曾书书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小凡让书书和雪琪留下,又吩咐惊羽去寻幽谷查探花田,他自己则去采摘崖燕草。惊羽来到寻幽谷时,遇见了同样前来寻找线索的金瓶儿。金瓶儿猜测是万毒门之人下的手,因为以鬼王的能耐,还办不到栽培毒花这件事。附近的蜻蜓停在毒花上时摄入了毒素,小环也是因为受了蜻蜓的叮咬才中毒以致昏迷。

回到城主府的惊羽恰好看见在排练的小环因戏服不合身而打算去找金瓶儿修改,为了试探金瓶儿,惊羽主动提出前往锦绣坊。金瓶儿礼貌地接待了惊羽,并有意无意地提醒惊羽莫被门第之见。两个人正在谈话之时,野狗突然带人来闯。惊羽从他与金瓶儿的言语之间明白金瓶儿并未依附,又见野狗打算对锦绣坊下手,他连忙出手。

中秋节如期而至,林惊羽到河边应碧瑶的邀约。不过,他开口就是问碧瑶是不是在小凡的法宝上动了手脚。原来,小凡自从到渝都之后,内息一直不稳,他的黑棒还时常有异动。对于惊羽的,碧瑶嗤之以鼻,因为,内息不稳是跟本人的有关,她根本不可能从中作梗。解决了这个问题,惊羽又絮絮叨叨地劝说碧瑶离开鬼王,立地成佛。碧瑶简直不堪他的门第之见,最后直接拂袖而去。

不过,小凡的内息仍然不稳,他只要一运功,就会受到。尽管如此,对于碧瑶的全力相救,他还是心怀满满的感激。碧瑶特地跟小凡告别后,才回到山海苑。看着她的背影,小凡心里有些悸动。这时,雪琪出现在他身旁,关心过他的身体状况后又提醒他,碧瑶的背后是整个鬼王,正魔终究殊途,他还是不要与其纠葛太深较好。

碧瑶回到观星崖,请求崖主为小凡施法。崖主表示虽然冥石蕴含巨大能量,但能否小凡,还要看他自己本身是否留恋。碧瑶相信小凡一定还挂念着他的、兄弟,小凡也没有她的期望,他顺利了过来。冥石帮小凡重铸了筋脉,住了他体内的毒性,他得以捡回一条命。惊羽和雪琪都十分担心他,直到他平安无事地回来,他们才都放下了心头的大石。

惊羽和小凡只好打道回府,府中的曾书书和陆雪琪忙活了一天。书书根据对河水的检查,推断出被污染的并非河水而是河底的泥沙。于是,他重新设计了一个水利工程,打算建筑内外两河,以内河过水,外河过沙的方法将清水和泥沙分开来。此计甚妙,现在万事俱备,只差一件东西,那就是钱。

颜烈带着城卫队围住山海苑,碧瑶准备和他理论,张小凡急忙拉住碧瑶。颜烈拿出城主令牌和手谕,要驱除碧瑶这些中人。这时,曾书书以新任城主的身份解释这一切和鬼王无关,鬼先生不想看到曾书书为难,带着碧瑶离开渝都城。

陆雪琪怀疑金瓶儿是中人,天真烂漫的小环特地找了她,以金瓶儿曾经对她的救助相劝雪琪,希望雪琪能放下对金瓶儿的。雪琪听完她的讲述,对金瓶儿有所改观。

碧瑶经不住他们的软磨硬泡,便告诉了他们。万毒门起源于南疆,一开始只是无名小派,多年来无风无浪,也并不起眼。直到一百七十年前,门派中的一名从死亡沼泽中得到了一本书和一把短剑,书唤为毒经,剑唤为斩相思。斩相思自带毒素,一旦划破身体,毒素将伴随一生,无药可救。万毒门门主用斩相思了所有和他作对的人,自称毒神,还用手里的万蛊丹控制三名得力手下,第一个是吸血老妖,二是百毒子,第三个则是他的关门毒公子秦无炎。

为此,书书和小凡请求小环帮忙饰演女主角。小环对小凡极有好感,为了他和老城主着想,勉强答应了。第二日,书书和小凡便开始和小环进行排练,惊羽和雪琪则去内查看那名万毒门,因为大家怀疑万毒门就是隐藏在渝都城内的幕后。

林惊羽和碧瑶在万毒门时已经和吸血老妖和百毒子交过手,不过从来没有见过毒公子秦无炎,碧瑶猜测毒公子也许就躲在渝都城中,张小凡根据颜烈对待金瓶儿的态度,推测颜烈就是毒公子秦无炎。碧瑶准备试探颜烈一番,进而找到,只见碧瑶和张小凡穿上鬼王门下的衣服,到锦绣坊找到颜烈的手下要求拜见毒公子,林惊羽则暗中跟着那人。与此同时,阿相潜入锦绣坊找丁玲打听颜烈占据锦绣坊之后的行动,他告诉丁玲,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

夜已深,小凡仍然没有消息,雪琪认为是碧瑶设下的陷阱,惊羽动身去找了碧瑶,但他并不觉得是碧瑶害了小凡,只是想问问崖燕草的来历。

入夜,雪琪带着从空桑山里找到的花瓣回来了。小凡确认了花瓣的气味,雪琪表示越靠近大山的深处,这种话就越多。惊羽与雪琪一样,推测毒素是经过土壤侵入了植物,众人一致决定在中秋之后,找机会深入空桑山。

傍晚时分,小凡在戏棚试穿戏服,一旁的雪琪突然想起了关于毒花案的重要线索,惊羽便陪着她一起去了一趟空桑山,发现当时被埋葬的万毒门的尸首已经化为血水,体内的毒渗入了土壤。案件到了这里,显得越发扑朔迷离。

鬼先生到城主府给老城主把脉问诊,一旁的颜烈告诉他,老城主刚刚得了一场大病,不能让他这个来不明之人给老城主看病。老城主随声,耿先生谎称老城主身体很好,不必用药。

冥石是空桑山乃至渝都城的灵气之源,也正因为它这强大的灵气,小凡虽然已经气绝,但却有一丝神识尚存,栖身于他的法宝黑棒。冥石确实可以让小凡,可一旦冥石,结界就会,观星崖内的百姓们也会在万毒门的视野之内。崖主虽然很想救小凡,但他不能择小凡而弃村民。

曾书书担心外公的安危,一时口不择言伤了自己的张小凡,张小凡自然知道失去亲人痛苦的滋味,他能够理解曾书书此时的心理,耐心劝告曾书书等鬼先生过来驱蛊。

张小凡根据那人的身高和体态推测颜烈就是毒公子,碧瑶认为这番从动已经打草惊蛇,如今敌暗我明,只有先稳住他,弄清他用的是哪种毒,自己到鬼王找人帮忙对付他。

话音刚落,小凡就在碧瑶的怀中气绝身亡了。就在碧瑶不已的时候,一个白衣出现在她的面前。其实这座悬崖名唤观星崖,此人就是观星崖崖主。观星崖内有一颗神秘的天帝冥石,自动生成结界,让观星崖不受,而观星崖内的也得以长生不老。

第二日,李洵被指认盗取了建渠的图纸和募捐的银两。李洵承认是他偷了图纸,但否认盗取银两。可是卫老城主并不听他的解释,大发雷霆地将他赶回了焚香谷。紧接着,金瓶儿也被出渝都,锦绣坊也在护卫队的控制之中。

事实上,确实是李洵联合金瓶儿在大戏当晚潜入了书书的房间,偷走了图纸,毁掉了模型。由于不足,小凡让书书先不要惊动李洵或者卫老城主,找到募银才是当务之急。

来到山里采药的小凡几经辛苦在悬崖边找到了崖燕草,但又不慎一脚踩滑,致使装着崖燕草的锦囊掉下了悬崖。同时,小凡发现了两个万毒门的,从他们的交谈中,小凡得知万毒门门主最近正在提炼一种毒药,还经常拿万毒门的来做药人。为了一探究竟,小凡暗中这两名到了万毒门的,不小心被万毒门门主察觉。小凡毕竟还是年轻,门主大手一挥,他就失去了意识。

张小凡谎称带小环去找老城主,看到小环不愿意配合,一掌把她打晕放到阵法之中。林惊羽、曾书书和阿相驱动,陆雪琪赶到之时,看到他们围着小环运功,急忙闯入阵法之中,曾书书让张小凡代替自己,冲进阵中陆雪琪,不料,从小环体内逼出的蛊虫钻入他们的身体,众人发现陆雪琪和曾书书也中了蛊毒,急忙驱动内力,逼出蛊虫。张小凡和林惊羽一跟随蛊虫,发现它径直飞向老城主的住所,卫城主的身体应该是蛊母的所在。

大戏完美落幕之后,惊羽和碧瑶一起在河边放花灯。小凡和雪琪在桥上看着他们,雪琪疑惑惊羽为何不断地放灯。小凡告诉她,惊羽是想寄托对远方亲人的思念。雪琪想起了小凡的心魔,小凡表示那些都是他内心深处真实的回忆,他感谢雪琪在七脉会武时救了他。雪琪正想跟小凡说起自己的身世,书书和小环突然跑了过来,拉着他们一起去河边放花灯。

野狗在几招之内被惊羽打败,带着手下落荒而逃,惊羽一追击,又看见了碧瑶。碧瑶对野狗自作主张去教训见金瓶儿一事并不知情,不过她倒是理直气壮地袒护自己的手下,让惊羽。想起小凡的法宝还在碧瑶手中,惊羽再次要求她归还,碧瑶与惊羽定下中秋夜清河岸之约,这才把黑棒还了回去。

为了收复合欢派,碧瑶决定接收野狗,给炼血堂一个分舵的名头。随后,她带着野狗前往锦绣坊找金瓶儿。可是,事情并不如野狗设想的那么顺利,金瓶儿虽然遵守门规对野狗礼遇三分,但仍然明确了碧瑶的鬼王令。她言明合欢派只于持有炼血堂噬血珠和合欢派金铃的人的号令,碧瑶自讨了个没趣,带着野狗回到山海苑,见到了来讨法宝的林惊羽和张小凡。由于心情不佳,碧瑶接连把小凡和惊羽赶了出去。

另一边,野狗对碧瑶极尽谄媚之,希望碧瑶能给他一个机会为鬼王效劳。他告诉碧瑶,现在的渝都城内可谓形势复杂。青云、天音、焚香三派,在城内均有,而合欢派已经成了现在的锦绣坊,自成一系,各派各有牵制。炼血堂黑心老祖与合欢派掌门金铃交情深厚,野狗相信,如果他以炼血堂的名义出面,金瓶儿作为合欢派后人,应该会给他三分薄面。

为了救回小凡,碧瑶决定清除万毒门,让崖主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她离开前,崖主提醒她,她与小凡命中注定纠缠一世,如果今日碧瑶救他,他日则很有可能因他而死。即便如此,碧瑶还是义无反顾。

卫城主颜烈的,在全城那个炼丹炉,阿相只好把它交给林惊羽代为保管。

颜护卫在锦绣坊中找到了一瓶五花酿,这瓶五花酿被含有毒素,金瓶儿的下毒确凿,惊羽只能看着她被颜护卫带走。虽然乍看之下,金瓶儿确实是最有嫌疑之人,但惊羽几次与她接触下来,觉得她并不像手辣之人,而且与小环情同姐妹,对卫老城主亦是以朋友相交。最重要的是,如果金瓶儿真的有意篡取渝都,最先下手的不应该是小环,而是颜护卫颜烈。

那人冲到后院,看到林惊羽和抱着炉的阿相匆匆跑出来,立即和林惊羽战作一团,这时,碧瑶和张小凡尾随而来,碧瑶急忙施以援手,击退那位神秘人,众人这才从锦绣坊匆匆而逃。

了野狗之后,雪琪掀开幕布,恰好看见了碧瑶和小凡携手对视的一幕。的小环和惊羽也看在眼里,三个人的表情各有不同,小环是欢欣雀跃,惊羽是若有所思,雪琪却是怅然若失。

寻幽谷的线索不足,惊羽和金瓶儿回到了锦绣坊,却发现颜护卫已经带人守在锦绣坊,准备捉拿她归案。原来,卫老城主也毒发昏迷了。只是,小环是骤然中毒,他中的却是慢性毒,是日积月累的。颜护卫怀疑金瓶儿在给卫老城主酿的药酒五花酿中下了毒,或者说是认定。

小环的身子在渐渐恢复,卫老城主的脉象也日趋平稳。可是,书书的心里总觉得很不踏实。他很怕卫老城主会有什么闪失,所以夜间特地去老城主的房中央求其给他讲睡前故事。听着外公的声音,书书安稳地进入了梦乡,他万万没有想到,颜烈正打算一步步地篡取渝都。

张小凡他们按照鬼先生绘制的阵法,让曾书书把小环拉来实验看看能否找驱除蛊虫。趁此工夫,这两名青云门分析正魔两道齐聚空桑山的目的应该都是为了万蝠窟,特别是万毒门,他们的计划也许五年前就已经开始。这时,曾书书把小环拉到这里,不料,小环拒不配合,林惊羽只好让张小凡去找小环。

颜烈告诉卫城主,自己在锦绣坊搜出了一个绿色炼丹炉,上有邪秽法术,卫城主所中之毒大概就是这个炼丹炉所炼,不过,那个炼丹炉却被人盗走,盗走炼丹炉的人可能就是和金瓶儿在一起的人物,目的在于。只要搜到此物,就可找出金瓶儿的同伙。林惊羽和张小凡恰好走过此处,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的百姓都被感染了,纷纷叫嚷着要他们在一起。书书临时改了话本,让剑一和凤离携手天涯,赢得围观百姓一片喝彩。

当晚,大戏如期上演。小凡扮演剧中名门正派苍云门剑一,与碧瑶扮演的女子不期而遇,二人在一次又一次的相遇中相识,又在一次又一次的对战中爱上了彼此。最后,正魔大战爆发,剑一师门,亲手杀了,已为苍云门所不容。凤离耗尽百年修为替剑一疗伤,希望带他远走高飞。但剑一执意回到苍云门接受审判,凤离只能看着他离去却为力。

另一边,小环到锦绣坊探望金瓶儿,无意中发现了院子中的里有一只红色的蜻蜓。她出于好奇,上前打开,蜻蜓顺势飞出,她便追着蜻蜓,一来到了空桑山的寻幽谷,看见了一片开满花朵的花田。她毫无防备地上前摘花,却不慎被蜻蜓蛰了一下,当场昏厥。

来人正是惊羽和陆雪琪,他们从一名俘获的万毒门口中得知毒神正在利用兽神之血炼制一种神秘的药,便决定上来一探究竟。毒神出面对付他们,更是派出了一众嗜血的药人。这些药人都中了毒神的毒蛊,已经成了没有意识,只知道的机器。碧瑶见状,使用法宝合欢铃反控了药人,让他们转而万毒门这边的人马。

原来,鬼先生发现卫城主至少中蛊毒五年,加之此时已经是风烛残年,如果贸然驱蛊,只会危及性命。耿先生告诉他们,只要找到蛊母,一切就可迎刃而解。

惊羽始终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在哪里。他认为行事雷厉风行的颜烈很有问题,阿相又觉得颜烈在渝都护卫多年,想对卫老城主下手是轻而易举,无需等到今天。为了找到一点眉目,小凡和惊羽一起去找了碧瑶,想从她口中知道关于万毒门的事情。

过的小凡恰好看见碧瑶一个人坐在亭子里生闷气,他上前关心碧瑶,并希望碧瑶能理解一下他们这两个草庙村少年对的痛恨。同时,小凡邀请碧瑶晚上去戏台看一看曾书书排的戏。他走后,碧瑶若有所思。

小环身中奇毒,昏迷不醒,城中大夫都束手无策。小凡寄希望于碧瑶,碧瑶要求雪琪向她道歉。但雪琪认定碧瑶是下毒之人,不愿向她。小凡劝说碧瑶以救人为先,碧瑶于是提出三个条件,第一还是让雪琪道歉,第二是让小凡他们在日落之前去空桑山找到一种名为崖燕草的草药,第三个她还没有想好,所以只要他们满足前两个条件,碧瑶就会出手救小环。

这场戏让碧瑶想起了她的母亲小痴,小痴直到死还在等着碧瑶的父亲去救她们母女,死前,小痴表示此生无悔。碧瑶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差点忘了。最后一幕时,剑一接受门派审判,扮演凤离的碧瑶却突然闯到台上,要与剑一不弃。

她身后不远处的野狗赶紧将她救起,原来,野狗看见小环从锦绣坊出来,为了报那晚的戏耍之仇就她来到此处。野狗把小环带回了山海苑,遭到碧瑶恨铁不成钢的痛骂。毕竟,在青云门等正派人士看来,鬼王就是的,谁会相信他们是救了小环,而非下毒的。

趁着毒神分神对付林惊羽和陆雪琪,碧瑶四处查看,在一间房里看到了一碗红色细沙,并意外发现这些沙子的气味可以控制毒神的药人。于是,她使用合欢铃对细沙施法。也因此,在这之后,毒神药人对付惊羽和雪琪时,药人都受了合欢铃的影响,反过来毒神等人。最后,毒神和手下的两个手下负伤而逃。

河面上的花灯繁多,每一盏都承载着无数的祝福和想念。河边的小凡等人,心里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祝愿。

此次观星崖之行,小凡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也带回了解毒必需的崖燕草。卫老城主和小环服下崖燕草之后,体内的毒性都有所缓解。下毒一事是万毒门所为,书书本想让颜烈将的金瓶儿,但卫老城主担心之人防不胜防,并未同意。

张小凡和林惊羽赶到碧瑶住所,发现碧瑶所请高人就是鬼先生。碧瑶看到他们二人,急忙埋怨他们一方面不齿自己,另一方面却不断请自己帮忙,鬼先生认为此时渝都城,不分正魔,因为野狗已经中了蛊毒。

小凡中了万毒门门主毒神的毒,并被以。毒神想从小凡嘴里问出青云门来渝都的目的,但小凡。毒神便让手下的徒弟吸取小凡的武功,不过,小凡体内的天音护住了他,他不仅毫发无损,还了的,自行逃走了。逃走途中,他与碧瑶会合,碧瑶将他带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并为他疗伤。小凡后,得知碧瑶是和惊羽一起来的,问起惊羽的情况。确认惊羽安然无恙后,小凡松了一口气。

城主府遭窃,卫老城主大发雷霆,立刻吩咐颜护卫图纸和募银去向。惊羽怀疑是碧瑶和野狗所为,但碧瑶又实实在在地在募银一事上帮了他们,而且野狗昨夜在后台捣乱,不可能跑来城主府偷东西。这时,陆雪琪突然独自离开,去了山海苑找碧瑶算账。她走后,书书在床底下发现了自己的木制鹦鹉,鹦鹉口中重复着一句话公子,给他个教训。由此,众人怀疑起了李洵。书书赶紧让鹦鹉报信,把雪琪叫了回来。

曾书书听闻颜烈又找老城主,急忙要找颜烈报仇,张小凡告诉曾书书,此时断然不可再次打草惊蛇,否则老城主身上所中之毒无法可解。张小凡急忙告诉陆雪琪和曾书书,此前已经和碧瑶一起弄清颜烈可能就是毒公子的事情。陆雪琪抱怨他们至今还相信之人,这时,陆雪琪后悔救了碧瑶。张小凡只好让他们给自己一个时辰,自己前去找碧瑶探听情况。

全城百姓都因为中了蛊毒,被颜烈控制,张小凡决意耐心等待颜烈最自大、最轻敌的时候。不料,就在曾书书和张小凡赶到城主府的时候,非常完美直播 ,颜烈带人拦住他们,老城主受颜烈控制,曾书书与为伍。曾书书辩称颜烈出身万毒门欲独占渝都,颜烈拿出那个绿色香炉是在曾书书房中所得,卫城主突然歇斯底里高声曾书书放肆。曾书书看到外公那副可怜的样子,冲上前去要和颜烈拼个你死我活,颜烈命令手下以曾书书刺杀城主为由拿下他们,否则,他们必须离开渝都城。

(责任编辑:admin)